Huber Fine Watches & Jewellery

Huber Uhren - Zeitmaschinen Vorschaubild

时间的艺术

27. 七月 2019 | 人物特写

在瑞士格劳宾登州的一间小作坊里,时钟有着独特的行走方式。六年以来,Florian Schlumpf在这里制造既没有指针,也没有表盘的“时间机器”。

不同尺寸的齿轮整齐摆放在工作台上,铣床和钻床还没有开动。 在特里米斯(Trimmis),上班总是先从享用一份咖啡和牛角面包开始,每天清晨都如此。 Florian Schlumpf和同事们坐在一起闲聊,内容无非是孩子们的学习或刚定下的旅游计划。 休息过后再处理客户订单和生产计划。

节奏变缓是从2011年开始。“我把自己研发的自行车变速器生产业务出售给了一家德国公司,然后就突然有了很多空闲时间,也有了一些钱。 这对我来说真是种解放。”这位现年62岁的公司老板回忆道。

享受没有钟声的乐趣

有关“时间机器”的想法已经在他脑海中蛰伏了多年。“过去,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台座钟或挂钟。 很遗憾,现在基本上已经听不到这种美好温馨的声音了。”Florian Schlumpf年轻的时候曾经完成了雕刻工匠学徒培训。作为一位经验丰富的机械工程师,他只用了两周时间就制造出了第一台样机:一台拥有完整机芯、但没有指针和表盘的“时间机器”。 这是一件充满视觉享受的摆设作品,发明家的初衷就是为了让人能坐在它面前惬意地品尝美酒,而又不会留意到时间的流逝。“因为时间快慢本来就与人的感知有关。 我们对时间的体验是非常相对的。”Florian Schlumpf思考到。

如今,这些他加工的精密机械杰作已经达到了5至50件的小型量产规模,设计和规格也丰富多样。“既有座钟,也有挂钟款式。 我目前还正在研究一种能防风雨的户外型号。”Florian Schlumpf透露。

所有部件均源自优质材料:从用于齿轮的精铝到青铜轴承,再到镜面抛光的

铬钢,应客户要求甚至还可采用金箔部件。 一流的工艺让这些“时间机器”不仅可以免除维护,更是十分经久耐用。 对Florian Schlumpf而言,这种设计并非是出于装饰目的刻意而为,而是各个部件完美运作的必然结果。

“因为时间快慢本来就与人的感知有关。我们对时间的体验是非常相对的。”

Florian Schlumpf

时间的主宰者

如今,这些产自格劳宾登州的“时间机器”已经遍布全球:从欧洲、美国到澳大利亚。“环环相扣的齿轮和连续运作的部件在所有文化、年龄段和社会阶层的人群中都能激发出一种近似催眠的迷恋。”Florian Schlumpf表示,“比如,我最初的客户里有位来自伦敦的商人,他想给自己的办公室添一个摆件,要能在第一时间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并打开话题。”这位充满创意的机械工程师说,“没有能看时间的地方,当然会起到这种效果。”

但也有想购买一种较为隐蔽的时间显示的客户。 因此,Florian Schlumpf想出了一种巧妙的方法,即提供简单、可自由装卸的指针和小时环等磁铁部件。 毕竟对他来说,能够挥手之间将时钟变回超脱于时间之外的艺术品,还是相当重要的。 Florian Schlumpf希望借此传达一个他多年来践行并已经潜移默化的明确思想: 人应该把时间掌握在自己手中, 而不是被时间掌控。

Huber Uhren - Zeitmaschinen Vorschaubild
来自MB&F钟表概念实验室(Horological Lab)的视频

更多文章

这也可能对您有兴趣

发现所有新闻

Cookie settings

We use cookies to provide an optimal website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cookies that are necessary for the operation of the site and cookies that are used for statistical purposes. You can decide which categories you want to allow. Please note that based on your settings, not all functionalities may be available. Further information: Privacy policy and im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