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ek Philippe Logo

Huber Fine Watches & Jewellery

Patek Philippe Logo
Huber Uhren - Visualisierungen in Holz

木材展望

27. 7月 2019 | 人物特写

Hermann Blumer人物特写

一座座壮观的木质建筑足以向全世界证明Hermann Blumer高超的工程技术造诣。这位阿彭策尔(Appenzell)原住民将人类对木材的运用推向了新的高峰。他成功使杆系结构建筑直上云霄,而这在不久之前还是天方夜谭。他预见到了木材的远大未来。

Huber Uhren - Visualisierungen in Holz
Huber Uhren - Aspen Art Museum

法国的蓬皮杜梅斯中心,韩国骊州(Yeoju)的九桥高尔夫俱乐部又或是瑞士的Tamedia大楼:它们在完工后都曾轰动一时。因其主体以精妙的木质结构取代了传统的钢筋混凝土,形成一个整体杆系结构。这些未来主义建筑的设计者是日本建筑师坂茂(Shigeru Ban)。为了规划此类结构,他请来了瑞士土木工程师Hermann Blumer。可以说没有Blumer的助力,就不可能有这些建筑的诞生。近几十年来,Blumer不断推动木质建筑的发展,积极探索全新领域。

Huber Uhren - Shigeru Ban

救赎般的灵感

不同于其他人,Blumer十分了解木材的特质,知道如何将各个元素在结构中巧妙地连接起来,形成一座宏伟的建筑。与建筑师坂茂合作建造的蓬皮杜梅斯艺术博物馆令Blumer在国际舞台上的脱颖而出,成为他“木栈蹊径”上的一大里程碑。该馆的建筑面积超过10,000平方米,于2010年揭幕。之后他又接手了众多项目,包括挪威的I-Park,一栋创新型公司的办公大楼,其特别设计的入口区域采用扇形布局的空心方木构件,十分夺人眼球。Hermann Blumer在每个项目中不断积累宝贵的经验,作为他评估新构思可行性的基础。在职业生涯的初期,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在未知领域冒险,追求更高的境界。Blumer回忆道:“有几次,我曾在不知道具体解决方案的情况下,就允诺建筑师可以建造出他想要的建筑。”然后他回到家,苦思冥想,在高压之下寻找答案。他常用数周的时间建造模型,又否定它,再去绘图并计算。接下来某个时刻,总是会有救赎般的灵感乍现,他便突然明白该如何着手。

“如果我在年轻的时候看到蓬皮杜梅斯中心的草图,我可能也不会相信,人们仅仅用木头就能建成这样的大工程。”

Hermann Blumer

新时代的开始

用于木质主体结构的新型连接方式的发明,为蓬皮杜梅斯中心等项目的顺利进行扫清了障碍。1978年,经过多年的钻研,Hermann Blumer将“BSB系统”(Blumer连接系统)推向市场,从而开创了木质建筑的新纪元。该系统允许搭接最长100米的跨度。对于项目的进展同样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Blumers实现公司流程自动化的决策。早在很久以前他就意识到,使用计算机可以让木质建筑进入一个新维度。借助由计算机控制的机器,工作流程加快了10倍,且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精准度,这是人力无论如何也不能企及的。2003年,Blumer在黑里绍(Herisau)与多家合作伙伴共同创立了Création Holz公司。这个人才中心旨在汇集来自不同学科的顶尖专业人士,各路专家围绕一个核心小组,致力研发整体性的、面向未来的解决方案,进一步发展木质建筑。

Huber Uhren - Metz Piano Pompidou

与地球和平共处

Blumer的目标是通过新的木材运用手段,为在工程中一度被钢筋和混凝土替代的木材实现复兴。因为木质建筑不仅比钢结构和混凝土结构更精细,还更有利于环保。“木材作为一种可再生原料,使我们能够进入一个资源消耗平衡的经济体系,与地球和平共处,为子孙后代留下生存根基。”Hermann Blumer说。他相信木质建筑的发展将继续下去。它还远没有达到尽头,依旧暗藏巨大潜力。专家也预测在未来几十年将会出现各大木质建筑争当世界第一高的盛况。与此同时,混凝土与木材的结合也将变得愈发重要。

“木材作为可再生原料,使我们能够进入一个资源消耗平衡的经济体系,与地球和平共处,为子孙后代留下生存根基。”

Hermann Blumer

棘手任务的吸引力

Blumer近期的项目包括2015年完工的美国阿斯彭艺术博物馆和正在建设中的挪威斯塔万格银行。这些建筑与苏黎世的Tamedia大楼一样,不用钉子,不用钢制连接件,并且尽可能地不用螺丝。Blumer表示,这项创新技术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轰动。尽管他已在国际范围取得成功,这位土木工程师仍保持着谦逊作风。他强调,他的项目均是通过团队合作完成,因为单靠个人力量无法实现任何目标。完工的建筑也通常由建筑师,而不是木质结构工程师来主导。然而这并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困扰,事实上他的看法完全相反。“我不喜欢炒作和出风头。”他说,“当我看到建筑师通过与我的合作实现他的想法时,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74岁的Hermann Blumer本可以坐下来,自豪地回顾他所取得的一切成就。可这并不是他的性格,所以他展望未来,仍旧怀有为木业服务的动力,仍旧渴望推动其持续发展。

更多文章

这也可能对您有兴趣

发现所有新闻

Cookie settings

We use cookies to provide an optimal website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cookies that are necessary for the operation of the site and cookies that are used for statistical purposes. You can decide which categories you want to allow. Please note that based on your settings, not all functionalities may be available. Further information: Privacy policy and im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