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er Fine Watches & Jewellery

Huber Uhren - Fürstliche Schätze Hero

王室宝藏

27. 7月 2019 | 人物特写

与Johann Kräftner一起踏上探索之旅

馆长Johann Kräftner负责管理王室收藏品,其中不仅包括价值连城的艺术珍品,还包括修复的宏伟建筑。参观完维也纳中心的美轮美奂的列支敦士登城市宫殿,我们真切地了解了这位充满激情的艺术品收藏家、建筑师和作家。

Huber Uhren - Fürstliche Schätze Hero

Johann Kräftner注定从事这份工作。当看到王室新近收藏的藏品时,他即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座贵重的半身像已有五百多年的历史,雕刻的是古罗马皇帝、哲学家马可·奥勒留(Marcus Aurelius)。他于公元2世纪在温多波涅(Vindobona,即今维也纳地区)军营中完成了其名篇《沉思录》的一部分。冥冥中注定:古罗马人的定居点后来演变为维也纳这座城市,而我们也因此有幸在两千年之后进入列支敦士登城市宫殿的艺术品藏库中,首次独家目睹了这座鎏金青铜半身像的真容。这座雕像在2016年圣诞节前不久才从一家伦敦艺术品经销商处购得。直到2017年夏天,在外漂泊多年的马克·奥勒留雕像才作为王室收藏展览的一部分公开展出。亲王卡尔一世(Karl I)早在17世纪初就为王室收藏奠定了基础。四个世纪后,新的展品将从市中心的地下藏库搬到维也纳罗绍(Rossau)区的列支敦士登花园宫殿。

Huber Uhren - Schätze - Johann Kräftner

纵横文物艺术界的建筑师

在修复这两座巴洛克式宫殿的过程中,Johann Kräftner(1951年出生)早在将近二十年前就与王室成员建立了信任的纽带。Kräftner曾在维也纳学习建筑学,主修艺术史和建筑文物保护,毕业后在维也纳工业大学执教至1998年,其间在欧洲设计并组织了多场展览之后,他获得了人生中第一次大展拳脚的机会——来自列支敦士登亲王汉斯·亚当二世(Hans-Adam II)的委托,请他担任一个建筑改造项目的艺术总监,而修复对象正是当时急需修复的的宫殿花园。

列支敦士登城市宫殿的翻修耗时超过五年。这颗维也纳市中心的巴洛克式宝石在四年前重现于世,引起了文物艺术界专家和媒体的极大兴趣。

Huber Uhren - Fürstliche Schätze
Uhren Huber - Johann Kräftner

回购上千珍品

几个世纪以前,王室的贵族祖先就已经开始有针对性地购买藏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处境窘急,一些珍品,如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吉内薇拉·班琪(Ginevra de Benci)肖像画等,不得不加以变卖。幸而大部分令人沉痛的损失已经得以挽回,因为王室自1977年以来已回购了上千珍品——从瓷杯到伦琴家具,从鲁本斯的油画习作到已归还的弗里德里希·冯·阿莫林(Friedrich von Amerling)的比德迈风格画作。列支敦士登历代亲王的藏品囊括五个世纪以来欧洲艺术的主要作品,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私人收藏之一。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7世纪,秉持巴洛克时期风尚、具有艺术品位的王室家族开始作为赞助人对艺术品进行投资。列支敦士登王室世代传承这种理念,并有计划地进一步扩大藏品规模。Kräftner的职责就是通过活跃的采购政策,继续这份收藏事业。

Kräftner馆长不仅致力于扩大现有藏品规模,还负责藏品的清理。王室家族除了在维也纳和瓦杜兹拥有的、如美国诺克斯堡金库一样守卫森严的大型艺术品藏库外,并未修建任何其他藏库,因此必须不断腾出新的空间。经常有一些已被收藏几个世纪之久、价值不菲的藏品,因为不符合整体收藏理念而被清除。为此,Kräftner已经分别委托苏富比伦敦和佳士得阿姆斯特丹拍卖中心举行了两场国际知名的拍卖会。

具有社会批判性的比德迈风格画家

有幸由Johann Kräftner带领参观城市宫殿展览间的人,一定会发现这位艺术鉴赏家已经在他的工作中找到了使命所在。他在解释细节时的逻辑是如此严密,以至于每个听众在试图理解比德迈风格画家Ferdinand Georg Waldmüller对社会的批判时,都不会产生误解。Kräftner正是以这种方式满怀喜悦地让每一幅画作重获新生。仔细凝视画家1853年的《暂停的朝圣之旅》(Die unterbrochene Wallfahrt),可以看到一个几乎如照片般逼真的场景:一个朝圣者由于营养不良瘫倒,穿着破旧的衣服,赤脚坐在光秃秃的地上,旁边几名男女正扶着她,让她打起精神。

从一个人愿意花钱投资什么样的艺术品,可以看出他的很多特质。当代王室的价值观和喜好似乎与他们祖先的不谋而合,这便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根本不投资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的艺术。这位王室收藏主管在带领我们参观期间,不断试图搭建藏品与当代沟通的桥梁。他笑着打开一个音乐盒的侧门,认真倾听着优美的旋律——他称其为“1793年的点唱机”。一旁比德迈风格的办公桌则是他口中的“第一件设计师家具”,由Ebenisten(艺术家具制造商)和画家约瑟夫·丹豪瑟(Josef Franz Danhauser)于1825年设计并制造。

Huber Uhren - Johann Kräftner

周年纪念、巡展和特别展

不久,外借至伯尔尼的展品将重返故乡。2018年,王室收藏的许多珍品装箱运往首尔国立古宫博物馆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展览。藏品辗转维也纳、瓦杜兹、美国国家美术馆和加拿大,最后计划在2019年以庆祝“列支敦士登公国300年”之名,在维也纳阿尔贝蒂娜(Wiener Albertina)博物馆和瓦杜兹艺术博物馆举办大型展览。一年之后,2020年,藏品将在华盛顿、渥太华和休斯敦进行北美巡回展览,并于2021年作为庆祝LGT银行成立一百周年活动的一部分,继续在世界各地重要的博物馆展出。除了负责所有的这些活动,Kräftner还多次撰写艺术书籍介绍王室收藏和两座巴洛克式宫殿,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参观以另一个惊喜结束。Kräftner走进了第一层地下室:六米高的大厅,恒温、恒湿。在那里,金光闪闪的马可·奥勒留雕像翘首以待重见天日的一天。这层下方还有另外两层藏库,每层层高4米。如果这位近两千年前的统帅穿越时空走进这座城市宫殿,他会惊讶地发现如今地下的房屋竟能和街道上看到的一样高。

更多文章

这也可能对您有兴趣

发现所有新闻

Cookie settings

We use cookies to provide an optimal website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cookies that are necessary for the operation of the site and cookies that are used for statistical purposes. You can decide which categories you want to allow. Please note that based on your settings, not all functionalities may be available. Further information: Privacy policy and im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