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er Fine Watches & Jewellery

Uhrenatelier

时间之轮

27. 七月 2019 | 未分类

Huber手表珠宝经销商的制表工坊中有一名女性制表师与五名男性制表师效力于时间。他们所专精的微型手工艺曾经是一门艺术,如今更是一项能够把握永恒、引人入胜的精密机械工艺。前不久,工坊还经过了彻底翻新。

Hansjörg Roshard在讲述时稍稍提高了音量:“这片薄膜能够随着温度升高而膨胀……”作为Huber手表&珠宝经销商旗下制表工坊的负责人,Roshard从工作台一侧的架子上拿出一台Atmos空气钟。这款著名座钟通过一片能够吸收房间温度的薄膜给发条上链。如此空气钟便可以轻松依靠能量储备持续运行,1摄氏度的温差能够使它产生约48小时的动力储备。我们的存在终将消逝于时间,但Atomos空气钟却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永恒。它什么都不需要,既不需要移动或上发条,也不需要更换电池。它就这样存在着、运作着。这台人造机器仿佛即便没有我们的存在也能永恒地运行下去,它端坐在我们的家中,同时彻彻底底融入时间的本质——融入月相圆缺、日夜轮回与冬夏交替。

我们的工作是一项把握时、分、秒,追求精度的竞技项目——而又不止于此。

Hansjörg Roshard, Huber制表工坊负责人
Uhrenatelier
制表工坊
Uhrenatelier
制表工坊

直至今日,这项工作仍深深吸引着Hansjörg Roshard:“我们的工作是一项把握时、分、秒,追求精度的竞技项目——而又不止于此。”在Huber手表& 珠宝经销商的新工坊中坐着四位制表师。宽敞的房间搭配白色墙壁和浅色地板,看起来非常干净整洁。“这样的室内设计很重要。”Roshard解释道,因为与精密零件打交道要求绝对井然有序。明亮的房间则有助于保护视力。他的两名同事极为专注地透过放大镜观察着面前的零件。Eric Baues将一块生产于20世纪70年代的劳力士腕表细致拆解成各个零件,并将指针放在一个小垫子上。人们绝对不会听到任何指针掉落的声音。在这里,制表师不仅将钟表进行拆分整理,更为每个零部件做了编号。“机芯2130,劳力士,秒针齿轮”——这些零备件像药片一样被整齐地收纳在一个个扁平小格子里,对于微小零件,制表师须用镊子小心镊取。

 

对时间的敏锐感受

 

Huber手表珠宝经销商始终不忘初心。在Huber公司中,人们一直坚持钟表手工制作工艺,并为客户提供保养、维修、寻找稀有备件等一系列服务。即便在石英表出现而使制表业陷入史上最严重危机的20世纪70年代,Huber手表珠宝经销商同样坚持了这一切。

曾经的困境如今已难寻踪迹。相反地,现代社会在关注虚拟化与数字化的同时,愈来愈重视触感以及高品质传统手工艺。如今,六名制表师在位于瓦杜兹市中心一间崭新且宽敞的制表工坊中工作。工作市对面是市政厅,仅几步之遥便是著名的列支敦士登艺术博物馆、喜利得艺术基金会的艺术品《白立方》以及去年开设的全新Huber品牌之家。制表师也会邀请感兴趣的客人前往工作室作客。“每个人都有机会亲自观摩我们的工作。”Roschard说。人们甚至有机会在此参加一年举办两次的小型制表课程,由此培养对钟表的敏锐感受。

Uhrwerk
内部机制

手艺是金饭碗

 

虽然13世纪第一批制表师均是锁匠和铁匠,在后来制表业却发展为一项艺术和手工艺。这些艺术家是精密机械工艺的先驱,并创造了诸如上弦表冠或珐琅表盘之类的美好物件。在17或18世纪,也就是工业化前夕,还有许多从业者是利用冬季农闲期,通过这种新型手工艺赚取一些外快的农民。相对于当时,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

 

Huber手表&珠宝经销商的制表工坊致力于为各大品牌钟表提供保养与维修服务。Huber的众多客户,尤其是来自亚洲的客户群体,均对优质手工艺极为青睐,他们十分欣赏机械表的顺畅运作,并且热爱劳力士、欧米伽、浪琴、积家以及其他大品牌。Hansjörg Roshard对此非常理解:“大品牌通常拥有悠久丰富的历史。”例如劳力士完全独立生产自己的机芯,并自三十年前起即保证提供所有备件。“包括在设计方面,劳力士也一直坚持自己的风格。”Roschard说道,“品牌DNA中必须包含这份正统性,这是无法通过营销获得的。”

 

精密机械工艺

时间的故事

 

时光之轮同样划过钟表的齿轮——并且讲述着一段段美丽的故事。当送来保养或维修的钟表被放在工作台上时,它们不单被拆分成各个零件,而是讲述着各自的历史。Hansjörg Roshard不久前帮助一名女顾客为一台生产于20世纪20年代的卡地亚座钟寻找一个备件。数个星期以来,Roshard一直致力于找到最佳解决方案——能够满足座钟本身的需要、客户预算以及制表师的职业自豪感。在几乎就要放弃之前,Roschard联络了瑞典的一位制表师朋友。“结果非常幸运。”他对此十分高兴,并且生动地补充道,“这台座钟已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婚礼、葬礼、圣诞节庆、毕业典礼或研究生毕业。”如今,有了来自瑞典的这个备件,它又会经历更多美丽的故事。

更多文章

这也可能对您有兴趣

发现所有新闻

Cookie settings

We use cookies to provide an optimal website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cookies that are necessary for the operation of the site and cookies that are used for statistical purposes. You can decide which categories you want to allow. Please note that based on your settings, not all functionalities may be available. Further information: Privacy policy and imprint